首页

AD联系:2102450763

爱乐透彩票

时间:2020-02-29 15:17:27 作者: 浏览量:67121

如网页打不开请访问💰【6ag.shop】💰【爱乐透彩票】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见下图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见下图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如下图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如下图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如下图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见图

爱乐透彩票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乐透彩票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1.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2.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3.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4.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爱乐透彩票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35体育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澳门银河备用网址

现代人用古文写的书信....

环亚集团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

ag亚游会平台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

亚游会贵宾厅

爱文言先生大鉴:

 10月11日大函敬悉,因白天上班为稻梁谋,夜间为一本译书收尾,出版社催稿孔急,不得余裕安坐作书,又承谬赏,十分惶恐,一时不知如何奉答,故迟覆至今,实非怠慢,敢祈见谅。

翻译重要,尽人皆知,译者之次要,亦中外皆然,故区区未尝以译自高,且译事如庄子之庖丁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翻译是「技」,技而进于「道」,非学究中西,识通古今莫办,在下去此尚远,心向往而不能至,不敢言勇。

大函中种种称许,愧不能当,至于区区译笔与众有别,或其来有至。译事如为学,大抵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仆父祖务农,目不识丁,我自幼失怙,幸好读书,初级中学读三国水浒红楼西游,及于诗词元曲杂剧,高中嗜读古文,自习书法,旁及西方古典音乐,大学最好马迁史记与新诗、俄国文学与近人小说,兼及柏拉图、荷马两部史诗、希腊悲剧,下至现代,整个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

余家贫,研究所中辍,谋生以奉老母,得空手不释卷,大学已附修法文,90年代为读歌德、席勒原著,复自修德文。我原本任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十载,负责审核西方名著译丛,内容遍及文、史、哲、艺术、政治、经济,眼界益宽,并因日日改稿,深入翻译之利病,日后得免眼高手低之弊。朋辈不以我浅陋,命我译书,仆兴趣渐增,兼能补贴家用,不时应命,遂妄享薄誉于台北译林。后以出版公司薪资微薄,考入联合报,以仰事俯蓄。

人生几何,忽忽年过半百,平日下班只读书,弹钢琴,居闹市而足不出户,课一子一女,教以英文、古文、诗词、书法,全家入眠后,伏案译书,亦苦亦乐。

译者寂寞,隔海得知音来信,其乐何如。初次通问,拉杂略述生平,国立兄幸勿以我为自矜,只表示译事之不易,与个人所需素养土壤之厚,无他,根深叶始茂也。文字之为物,一字一句都含藏一个民族的文化、思想与风俗习惯,一部作品更无论,欲下潜其中而探骊得珠,洵非易事。我每奉孔子「吾欲寡过」为圭臬,盖翻译实无胜利可言,失则有过,得则无功。即如「西方政治思想史」,错误必多,还望不吝指正,助我「寡过」。

大函说,一年半后考研,下走孤陋,不知考试内容,若考英文,则善用一年半,必有进境。念英文,或学任何一种外文,最忌如临大敌,战战兢兢背文法、句型,取一英文小说,安步当车,平心读之,单字、文法等要素的活用尽在其中,是认识一种语文的上好途径,此乃一己经验之谈,希望有用。

承令慈与令尊垂问,敝先祖由广东海丰移民来台垦拓,世居山间,在下目前每两周携妻子儿女开车一小时回乡,承欢母亲膝下,与弟兄叙天伦,不时下田杂作。

请代向令慈令严问安,并预祝合家新年快乐。由大函得知他们二位颇能读书,令人欣羡。又,我只在上班使用计算机,平日译书仍偏爱稿纸,写信则以信纸,现在用e-mail奉答,请幼女帮忙发出,幸勿见怪。端此即颂 

大安

彭淮栋  敬上

....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